挪威老年患者接种辉瑞疫苗后死亡的事件正在引发全球对辉瑞疫苗的新一轮恐慌。根据挪威药管局18日的消息,截至当地时间16日,已经有29名老人在接种辉瑞疫苗后死亡。

事情曝光后,中国香港、澳大利亚、德国等地区的专业人士纷纷表示担忧,他们希望能够获得更多的数据和细节,以对事件进行评估。

一直密切关注疫苗事宜的美国传染病专家福奇,在第一时间站出来为此事解释,他认为,疫苗引发的恶心、疼痛等非特异症状,会让那些衰弱的患者无法承担。

福奇的话也就是说,疫苗并无太多问题,之所以会出现死亡,完全是由于挪威的接种者多为老年人,他们无法承担一些基本接种症状,所以才会导致死亡。总之,一句话,疫苗没事,接种者太脆弱。

然而这样的说法,却不足以将此事揭过去。众所周知,各国疫苗接种人群顺序基本大同小异,即在为医疗前线的人员接种后,就为老年人等高危人群接种。如果说,老年人无法承受,疫苗接种带来的轻微副作用,那为什么辉瑞公司不在接种前说明情况。

目前,辉瑞疫苗是挪威唯一可用的疫苗,也就是说所有的死亡病例都与此疫苗有关。同时,根据死亡病例的相关报告,接种后死亡的案例都与患有严重基本疾病的老年人相关,而且大多数人有经历过疫苗预期的副作用,即恶心、呕吐、发烧等症状。

根据挪威药管局消息,目前该国正在为有严重基础疾病的老年人和护理院的人接种疫苗。作为北欧国家,挪威是老龄化极为严重的国家,该国的养老院和护理机构,每周都有近400人死亡。所以挪威官方认为,疫苗接种后的死亡事件在预期之内。

即使如此,29人在接种后死亡依旧让各界恐慌,但挪威官方只是模棱两可地指出,该事件并不意味着老人死亡与接种疫苗存在因果关系。但其他一些购买了辉瑞疫苗的国家或地区明显对这样的解释不满意。

事件曝光后,澳大利亚卫生部长格雷格-亨特紧急向辉瑞疫苗生产商和挪威卫生部门以及政府寻求了解该问题的紧急信息。据了解,澳大利亚与辉瑞疫苗签订了1000万疫苗的订单。

而中国香港也计划采购750万剂辉瑞疫苗。18日,中国香港的官方疫苗顾问小组也紧急向挪威、德国等已经开展辉瑞疫苗接种的国家寻求更多相关数据。

针对接种后死亡的原因,各专家也是众说纷纭。挪威公共健康研究所负责人卡米拉-斯托滕贝格认为,挪威护理院内每天都有40多人死亡,因此她认为,29人死亡完全不足以证明其与疫苗相关。

而另一些专家则与福奇观点类似,他们认为护理院内的老人过于衰弱,即使轻微的疫苗副作用,也会让他们的身体负担过大,甚至引发死亡。

挪威当局似乎也摸不清到底什么原因。辉瑞公司18日表示,挪威已经改变了疫苗接种策略,考虑拒绝为绝症病人进行接种。

其实,在美国接种辉瑞疫苗之初,美国多地都曝出存在接种后的不良反应,而且这些不良反应比之前预测的要更为普遍。但是对新冠的恐惧,战胜了对疫苗未知不良反应的担心。美国依旧继续火速进行疫苗接种工作。

而在欧洲的德国,从12月27日至1月10日,德国进行的61.4万例疫苗接种者中,就发现了913起"不良反应",同时有7人在接种后死亡。死者都是患有基础性疾病的老年人。

挪威的疫苗的风波仍在继续,目前仍无法确认老年人的死亡是否与疫苗相关。但对欧美的老年人,尤其是其中患有基础性疾病的,接种疫苗他们可能面临未知的风险,而不接种疫苗,欧美肆虐的病毒更为可怕。在疫情之下,他们似乎没有更多选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