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花清瘟胶囊/颗粒组方吸取了历代医家治疗疫证的用药精华,以汉代张仲景《伤寒论》中的麻杏石甘汤与清代吴鞠通《温病条辨》中的银翘散化裁,汲取明代吴又可《温疫论》治疫证用大黄经验。麻杏石甘汤,宣肺泄热、止咳平喘;银翘散,清瘟解毒、辛凉宣肺,两个药方针对疫病发热咳嗽、喘促气短用药。现代药理研究发现,两个药方都具有良好的退热、止咳、抗炎、抗病毒作用。辛凉宣肺与泄热,可以解决新冠肺炎患者持续发热的问题;清肺止咳平喘,可以改善新冠肺炎患者的咳嗽不止,呼吸困难;抗炎抗病毒作用可以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的复制,抑制病毒感染引起的系统性炎症反应。

除应用麻杏石甘汤与银翘散之外,连花清瘟还具有三大用药特点,首先采用大黄通腑泄肺,肺与大肠相表里,其通便泄下之力使肺部火热之邪从大便排出,而肺部炎症得以解除;使用大黄另一价值是先证用药,截断病势。现代药效研究证实大黄具有抑制肺部炎症,改善肺功能作用。

第二,运用藿香芳香化湿、避秽化浊。新冠肺炎有一个突出特点,就是湿邪浊毒偏重,病人表现为食欲差,大便粘滞不爽,藿香正可以避秽化浊,改善食欲不振、湿困脾胃的状况。

第三,连花清瘟中还有关键的一味药是红景天,它生长在高寒、高海拔地区,具有补肺平喘活血作用,可以提高人体抗疲劳、耐缺氧能力,提高机体的抗病康复能力。

权威研究证明连花清瘟治疗新冠肺炎有效

钟南山院士研究团队在国际期刊《药理学研究》发表的《连花清瘟对新型冠状病毒具有抗病毒、抗炎作用》论文,是中成药有效抗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的首篇基础性研究文章。该研究发现,连花清瘟能显著抑制新型冠状病毒在细胞中的复制,连花清瘟处理后细胞内病毒颗粒表达显著减少。炎症风暴是机体对病毒、细菌等外界刺激产生的一种过度免疫反应,成为新冠肺炎由轻症向重症和危重症发展的重要节点。连花清瘟能显著抑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细胞所致的炎症因子TNF-a、IL-6、MCP-1和IP-10的基因过度表达。这项研究揭示了连花清瘟在新冠肺炎中确切疗效的药理学作用基础,证实了连花清瘟通过抑制病毒复制、抑制宿主细胞炎症因子表达,从而发挥抗新冠病毒活性的作用,为连花清瘟治疗COVID-2019的应用提供了实验依据。

厦门大学药学院吴彩胜教授联合海军军医大学柴逸峰教授团队在连花清瘟胶囊防治新冠肺炎的药理活性成分和机制研究方面取得的成果《基于人体暴露和ACE2生物色谱筛选传统中药连花清瘟胶囊的抗COVID -19药理活性成分》在药学顶级期刊《药学学报》(《Acta Pharmaceutica Sinica B》,该杂志影响因子7.097)获得发表,这是中药连花清瘟防治新冠肺炎的最新证据。实验结果表明,在多次给药后的人体内成功鉴定出连花清瘟85个相关成分,并选择小部分成分通过SPR分析验证了ACE2结合能力,成分苦杏仁苷、野黑樱苷、甘草酸、连翘苷A、连翘苷I、大黄酸、芦荟大黄素等都与ACE2有结合亲和力。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成分不仅显示出对ACE2的良好亲和力,而且通过计算机辅助对接结果证实可以有效地结合在ACE2和S蛋白复合物的接触表面上,这些ACE2结合成分可能通过有效影响ACE2和S蛋白之间的结合而抑制新冠病毒(SARS-CoV-2),为连花清瘟胶囊预防和治疗新冠肺炎(COVID-19)提供了实验依据。

疫情期间,连花清瘟被广泛应用于新冠肺炎患者收治医院。由钟南山院士、李兰娟院士、张伯礼院士等专家联合20余家医院共同参与的“中药连花清瘟胶囊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前瞻性、随机、对照、多中心临床研究”结果,发表在国际植物医学领域影响因子较高的杂志《植物医学》(影响因子4.18)。该研究从临床应用角度研究发现,连花清瘟在常规治疗基础上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治疗安全有效,可以明显改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的临床症状与临床结局。

连花清瘟在疫情防控中应用广泛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医药防治发挥了巨大作用。连花清瘟作为国家层面推荐的“三方三药”之一,突显了它的重要价值,先后被国家卫健委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五/六/七/八版)及20余个省市的新冠肺炎诊疗方案推荐。据统计,疫情期间,仅湖北省就有上百万人次使用连花清瘟,并在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及武汉所有方舱医院中被广泛使用。湖北省、黑龙江省等多省市将连花清瘟胶囊/颗粒作为储备用药,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将其列为疫情防控重点保障物资。2020年8月,新疆疫情散发,乌鲁木齐市政府紧急采购并连夜向全市市民免费发放抗疫药品连花清瘟胶囊。我国使领馆向在外留学人员发放的健康包中,将连花清瘟胶囊作为抗疫药品送给海外学子。

截至目前,连花清瘟胶囊已在加拿大、俄罗斯、菲律宾、科威特等20余个国家和地区获得上市许可,国际市场的需求成倍增长,为全球疫情防控发挥了重要作用。

防治新冠肺炎用药需足量足疗程

连花清瘟胶囊/颗粒是国家药监局批准用于新冠肺炎防治的有效中成药,许多家庭常备了连花清瘟,疫情散发的一些省市也为老百姓免费发放了这一药物。那么,防治新冠肺炎,连花清瘟胶囊/颗粒究竟服用多大剂量、多长时间才能发挥作用,达到防治目的?这是老百姓非常关心的问题。

连花清瘟服用的剂量、时间是由新冠肺炎的病原学特点、发病特性决定的。新冠病毒传染性较强,对呼吸系统危害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患者和无症状感染者,在潜伏期即有传染性,有学者对2172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潜伏期和疑似期的统计数据分析显示,新冠肺炎病毒平均潜伏期达15.05天。最近由武汉金银潭医院发表在《柳叶刀》杂志的《武汉地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的临床特征》一文,也指出新冠肺炎隔离观察期应界定为14天,因此对于常规预防使用、密切接触者、次密接触者、疑似患者、无症状感染者服用14天是基础治疗周期。

2020年在武汉发病区,根据患者发病情况,专家们集体分析确定了连花清瘟的治疗剂量与时间。由钟南山院士、李兰娟院士、张伯礼院士联合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武汉金银潭医院等全国9个省份,20余家医院参与中药连花清瘟治疗新冠肺炎284例临床研究,采用连花清瘟剂量为胶囊4粒/次、颗粒1袋/次,3次/日,连续治疗14天,可有效改善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发热、乏力、咳嗽等临床症状,明显改善肺部影像学特征,缩短症状持续时间,提高临床治愈率。

新冠肺炎属于中医“瘟疫”范畴,夹有湿邪是此次疫病的特点之一,中医学认为湿邪的性质粘滞重浊,缠绵难愈,许多患者治疗过程达1个月甚至更长,远超过了普通感冒、流感。

因此,从科学的角度,综合分析新冠的发病特性与专家使用经验,无论是新冠肺炎患者、无症状感染者,还是密切接触人群、次密接人群及其他预防人群,都应该按照连花清瘟胶囊4粒/次或连花清瘟颗粒1袋/次,3次/日,连服14天为一个疗程。这样才能发挥有效防治作用。

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医药功不可没。在新冠肺炎治疗中,中医药介入早、参与度高的地方,患者的病亡率相对较低。因此,发挥中医的特色优势,可以对疫情防控产生积极影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