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汉超因涂改机动车号牌,广州警方于4月14日晚对其进行罚款5000元、行政拘留15日,驾驶证记12分的处罚。随后广州恒大在官网发布公告,对严重违反《广州恒大淘宝足球俱乐部球员“三九”队规》之“九开除”纪律规定的球员于汉超给予开除处分。这是恒大队史首次对球员开出的顶格罚单,于汉超也不幸成为中国职业足球历史上第一位被俱乐部官方宣布开除的国脚球员。

   

  据了解,于汉超与恒大的合同于2021年底到期。开除,从字面上看,意味着恒大单方面终止合同,这份合同已经提前结束了。那么,于汉超接下来是否可以自由身转会呢?对此,红星新闻记者采访了法律界专业人士和国际足球专家,转会市场法规专家对其处境进行了解读。

  颜强:开除球员在国际足坛上并不鲜见

  资深媒体人、国际足球专家颜强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开除球员在国际足坛上并不鲜见,颜强举了一个例子:“罗马尼亚籍球员穆图长期吸毒,而且有大量的场外违规行为,切尔西在2004年曾宣布将其开除、停赛。在2004年到2005年之间,穆图还被国际体育仲裁法庭裁定,要赔付给切尔西1520万英镑的违约金作为赔偿。于汉超被开除在法律方面还有一个探讨的过程,但俱乐部有明确的队规,队规的设计也符合企业管理的法令,我觉得处罚完全合理。”

  不过颜强认为恒大方面应该公开对开除于汉超一事做出更详细的情况说明,他表示:“一个俱乐部的规章制度合理而且充分,开除一个球员完全没问题,但开除于汉超指向的道理是什么?这并不是一个足球方面的问题,这是于汉超在行为规范上违规导致的一个结果,对于俱乐部来说,给出的评判是于汉超对俱乐部的形象起了一个很坏的影响。俱乐部应该把这方面的道理说清楚,才能把流程走得更充分。”

  ▲于汉超

  德国“转会市场”中国区管理员朱艺也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开除就意味着球员成为自由身,开除球员在足坛很常见,一般都是球员违反俱乐部的相关规定或者是违反了合同中的某些条款。开除相当于球员个人违约,不是俱乐部违约。”

  朱艺:球员违约还需承担违约赔付责任

  朱艺进一步解释道:“一般球员与俱乐部的合同中都有一条,球员必需接受俱乐部队规的管理。比如中国俱乐部签约球员时都会把队规发给球员,一般队规都很详细,以恒大的‘三九队规’为例,对外是很粗略的一个版本,但对内有一个非常详细的规范。合约中也会写明如果触犯了队规会得到一个怎样的处罚。虽然没有于汉超与恒大的具体合约,但一般来说,球员合约就是这样。”

  与一般用人单位与劳动者解约不同,朱艺还认为于汉超有可能会面临着恒大俱乐部方面的索赔:“正规合约中都规定了球员违法犯罪、或违反队规是球员的单方面违约行为,如果一个球员以单方面违约方式离队,他个人必须承担违约赔付责任。这些条款和队规都是劳动协议的一部分。”

  按照朱艺的说法,于汉超被公安机关行拘后,如果他与恒大的合同中有球员被公安机关拘留,恒大就可以索赔、解约的条款,那么于汉超将会如前切尔西球员穆图一样,面临恒大俱乐部的索赔。对此,成都泰和泰律师事务所律师韩放表示:“恒大开除于汉超合理不合理,还要看他们的合同约定。但于汉超与恒大俱乐部的合同是不是签成了劳动合同的样子公众并不知道,所以不能给出具体的评判。合同中约定球员因为违法乱纪之类的可以解约,这是没有问题的。但球员与俱乐部之间的赔付问题,则要看具体条款是不是合理。”

  担忧:若因国脚身份加大惩处将不太公平

  那么,于汉超就此成为自由身,可以在中超重新找工作了吗?对此,广州一位媒体从业者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此番开除于汉超,对于广州恒大一线队来说是没有先例的,按照广州恒大方面处理于汉超的情况来看,就是单方面解约,本来于汉超今年33岁了,‘转会市场’对于汉超的身价评估仅为18万英镑,他在转会市场上也卖不了多少钱。理论上于汉超可以自由身加盟其他球队,但收入肯定比不上恒大。”

  ▲于汉超

  颜强则表示:“这需要看具体的合同是怎样约定的,如果恒大提出完全取消合同,那么于汉超就成为了自由球员。但我觉得恒大要对于汉超进行惩处不会轻易把他放走,但这是我的猜测,因为不知道合同的具体内情,只有看未来事情的发展了。”

  而于汉超面对的不仅是找下家的难题,中国足协是否会跟进对于汉超进行追加处罚还是未知数。颜强表示:“我觉得现在做中国足协是否会追加处罚这个预判是没有理由的。我坚持一条,于汉超的行为是违法的,警方对其进行处罚理由充分。行业内的惩处我觉得值得商榷,我最怕出现的状况就是,因为他是一个知名的足球运动员,是一名国脚而对他加大了惩处,这对他不公平。”

  由于于汉超已经被行拘,他还未对开除一事发声,但如果于汉超对恒大俱乐部的处罚结果不满意,或因为合同引发的纠纷,他也可以向中国足协仲裁委员会进行仲裁。朱艺表示:“俱乐部实际上就是一家企业,球员违反了内部的管理规定,被解除聘用合同,可以先请中国足协仲裁委员会进行仲裁,如果不满意,随后也可以向法院起诉俱乐部。”

  红星新闻记者 何鹏楠 欧鹏